朱传燕:童年时代我能想到的最酷的事-好文-紫翠玉

朱传燕:童年时代我能想到的最酷的事

朱传燕童年时代我能想到的最酷的事

我祖籍山东,出生地是黑龙江的一个小村庄。我的境遇有年代的痕迹。

80年代初山东混不下去,我爸结婚以后就和我妈去北大荒投奔他大表哥,大表哥在哈尔滨六建公司上班,我爸先是在哈尔滨六建上班,后来在安达的农场工作。

那个时候我爸每个月有74元的工资,我出生以后我妈就在安达带我。我4岁以前是那个年代最享福的小孩,弟弟妹妹还未出生,家里就我一个孩子,爸爸在哈尔滨上班,经常大白兔奶糖各种糖果好吃的给我带。

家里各种好吃头吃不完就送给村里的小孩吃,他们都没有见过的各种吃食。所以他们都爱去我家玩。那个时候我虽然在农村,吃到的,穿戴的都是城里的。

后来弟弟妹妹相继出生,我奶奶去东北帮忙照顾,老是跟我爸讲起:要落叶归根,终究要回关里老家。

在我快五岁的时候爸爸卖掉东北的房子,举家搬回山东。我现在还记得当时坐火车回山东的情景,奶奶抱着妹妹,妈妈抱着弟弟,我跟着爸爸,爸爸拎着大包小包的。

图片

那个时候只有绿皮火车,坐在对面的就问我奶奶,你手里抱着个被窝卷干啥。我奶奶把被子掀开人家才看出来里面包着一个孩子,那个时候我妹妹才4个月大。

现在我回想起来,都不能想象爸我妈是怎么就做出了决定说回山东就回山东了呢?

回到山东,没有房子住,就住在邻居家的老房子里,泥巴的三家土房。没有土地,我奶奶有7分自留地,就给了我们种。7分地要养活一家五口谈何容易。爸爸就去赶马车拉石头一天1-2趟赚钱

日子是吃了上顿没有下顿,弟弟妹妹还小,我妈就只有趁弟弟妹妹睡着的时候下地干活。

一年大年29了,明天就是三十过年了,我们家连明天做饭包饺子的面都没有。我妈一早找邻居借了自行车,骑了5里地,去另外一个村的大姨家。到了大姨家我大姨正在做早饭,就问我妈:怎么快过年了大早上的过来了。家里推磨了吗。我妈说家里没有吃头,我大姨做好早饭就叫我妈吃早饭,吃完早饭就去囤里装麦子,装好麦子和我妈去磨坊推磨,把小麦推成面粉。回到家里就烧坳子摊煎饼,摊了整整一尼龙袋,给我妈绑上自行车,送我妈到村头,让我们回去过年。

那个年代谁家的口粮都不宽裕,大姨家,外婆家,姑妈家的帮衬着。我妈现在说起那几年,都说不敢想,都不知道怎么过来的,只能闭着眼睛向前混。

后面我爸拉石头攒了一点钱,就找邻居帮忙建了四间水泥块房,总算有了自己的房子,算是在山东安了家。

那个时候总有卖货郎,推着自行车摇着波浪鼓走街串巷的叫卖,酱油、醋、剪刀、针头线脑、糖豆、米花糖应有尽有。每逢听到波浪鼓的声音,家里的孩子就不约而同的向外跑,跟在卖货朗的后面,走很远。

图片

有一次我妈在院子里洗衣服,我远远的听到卖货郎的声音,撒丫子就往外跑,我妈大声的叫住了我,我就站住了,以为犯了什么错误,我妈追上我,从口袋了掏出一张两角的角票,说去买糖吃。我高兴坏了,那个时候一毛钱可以买10个糖豆。

气喘吁吁的来到卖货郎的车前,生怕他走远了,看着他从一个瓶子里倒出一颗颗五颜六色的糖豆,仔细的数着,最后多给了一颗,我抓在手里,使劲的攥着,生怕它掉了,分给弟弟妹妹每人7颗,自己含在嘴里一颗,真甜啊。感觉那是我吃到的最甜的糖豆,剩下的6颗仔细的放在贴身的口袋里,记忆中睡觉都摸着口袋。

图片

自己在大一点上小学了,家里的条件又改善了一些。家里来客人了,妈妈就给我10块钱让我去村东头的小铺子买菜肴。一个秋天的夜晚,家里有人帮忙,妈妈在炒菜,爸爸在陪人说话,妈妈就给我10块钱让我去买花生米、豆腐皮给客人做下酒菜。

从小铺子出来,天就全黑了,月亮时而出来,时而躲在云后,自己一个人走在路上,就蹦蹦跳跳的唱着歌,给自己壮胆。到我家要经过一个小桥,过了小桥自己手里捏着的买完菜后剩的三元钱,一张纸币,两个硬币,自己就用纸币包着两个硬币,听着清脆的一声响一个硬币掉了出来。自己就摸索着找,月光不是很明亮,根本看不清楚硬币掉到了哪里。摸索了半天也没找到,自己就有些着急,干脆跪在地上用手摸,后面借着微弱的月光终于找到了。

再后来赶上村里分地,我们家里的每一口人就有了自己的口粮地,妈妈种地,爸爸大部分的时间在外面干活挣钱补贴家用,家里慢慢的好了起来。

逢年过节妈妈就会扯布给我们做新衣服,家里过年的时候也能吃上好的酱油醋。妈妈还是总让我去跑腿,买个这买个那,大多数都是去铺子买盐,家里来客人了,也会去买菜。

自己印象中手里攥着钱,手里拎着瓶子,到了铺子就说打酱油,开铺子的婶子就问买好的还是次的,那个时候的好的就是掺水比较少,浓度比较高的,用一个硕大的黑缸装着,盖着木盖子。打的时候用壶子舀上来,瓶子上放上漏斗就装进了瓶里。

大部分的时间寻常人家都是吃次的,一毛一斤。只有过年才奢侈一回,吃好的四毛一斤。

铺子婶子很和蔼,你说买次的她也乐呵呵的附和:过日子次的就够了;你说买好的,她就附和也是要吃点好的,那么省干嘛。总不忘了多给一点。

卖货郎是我童年甜蜜的回忆,杂货铺是我童年的愿望。自己经常在想,我们家也开杂货铺就好了,自己也可以高声的吆喝,也可以吃到那些花花绿绿的糖,想吃什么自己去拿管够吃饱。站在柜台的后面很神气的问:吃点啥,吃点好的还是次的,今天有到的新鲜的耳尖,油炸的小黄鱼,就开始如数家珍。

开杂货铺是我童年时代能想到的最酷的事。有一家自己的杂货铺是我的愿望。

文:公众号,朱传燕 

欢迎打赏赞助,您的支持是作者最大的创作分享动力!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点赞(0)
打赏

本文由紫翠玉作者发布,商用需授权,非商用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zicuiyu.com/read/83/

本文 暂无 评论

回复给

欢迎点评

联系我们

站长QQ:

站长邮件: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