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服的艺术-好文-紫翠玉

说服的艺术

说服的艺术

昨天,闲聊间,朋友说,喜欢和我聊天,说,我好像挺能说服人的,问我有什么技巧么。




其实说服完全谈不上,因为我还没具备这个能力。说服,我认为,是能让对方从心底出发,真心实意,心悦诚服。这我可能终其一生,也达不到这种境界。




大多数情况下,我做的,更多是整理出一个解决方案。一个对双方来说,都还算好,至少不坏的解决方案。与其说是用语言打动对方,不如说,是解决方案的实在性,打动了对方。




当然,我说的这种情况,多在商务场景中出现。




商务中,对于这类需要协商的事,我觉得最优解,不是想着空手套白狼,耍小聪明的运用语言的艺术,而是学会分钱,有钱大家一起赚,协商的,无非是怎么个一起赚法。




对内,比如在家,在公司等,也会碰到很多需要协商解决的事。




这时候,有一个很明显,比较有意思的现象,就是:爱哭/爱闹的更有糖吃。




家长/领导,为了规避麻烦,或者减少麻烦次数。往往会特别留意那些爱找麻烦,爱斤斤计较的人的利益。甚至会额外多照顾这部分爱找麻烦的人的利益。




当然,也有家长/领导擅长打滚的。




比如,前几天在网上刷到的一个视频,我觉得也很有意思。大概就是小孩想要玩具,在地上撒泼打滚哭一流程,企图以此要挟老妈买玩具,然后带娃的宝妈,也学孩子样,撒泼打滚哭一流程。后面那个小孩子不闹了,反过来哄妈妈了。




再比如,新guan上任,三令五申,杀鸡儆猴,来下马威,其实也就是一种信息传达,也是一种解决问题,规避麻烦的方式之一。




这类,其实我都特别不擅长,也没啥经验。




一定范围内,我对人对事,一般都挺包容的。对于小问题,都是习惯直接是以损失自己的利益,作为解决方案,来规避麻烦的。




可能是心里,觉得打滚方式,有点野蛮,有点不太讲道理,还有,内心还是觉得,这种解决方式,不持久,不根本,不踏实。




最近,我也在反思,自己这样的处世风格是不是不好,容易给一种冤大头的错觉。



虽然非常不习惯撒泼打滚,但是必要的打滚,其实也是一种保护色。尤其是,当必须接触面对,擅长撒泼打滚那一套的人时,必要的打滚,可以把解决方案重新聚焦回问题上来。




要说,说服,我其实也没太多经验,倒是有个很典型的失败经历。




是和我的初恋对象。




之前,彼此应该都一度觉得,会步入婚姻的,可能就是有缘无分。




不知道大家对经营感情的定义是什么样的。




有几个朋友,喜欢用调教一词。也就是在最开始,就通过表达自己喜怒哀乐方式,将对方逐渐培养成,自己感到舒适的样子。喜怒哀乐,也许当时不一定真到了喜怒哀乐的程度,只是一种调教的手段。




我就是根据对象的喜怒哀乐反馈,一般不管自己认不认可,几乎都会进行风险规避,然后选择自己认可部分,进行自我局部改造调整。




可能出于我的性格原因,本身对事物就比较包容,所以一般仅指出对象让我不适的地方。一般既没强烈要求更改,对于再犯,也几乎不追究。




我现在觉得,这种包容,是病态的,是不可持续的,某种程度上,其实就是一种懒zheng。




能包容一件事,和喜欢一件事,本身就是两种情形。




包容,只是延长了周期,达不到根治。再大的包容,总会碰到一些对抗场景。




那时候,如果自己情绪消化不到位。最终,那平时一些所谓的包容,很容易让自己产生委屈感,从而产生对抗心里。




另一方面,已经习惯了包容操作系统的对方,当你突然开始追究时,也会有反差,可能会引起不适,会产生没有安全感等不良反应。一系列反应下,也许就扩大了就事论事的范围和程度。




这本质上呢,其实就是一种感情的抗挫折训练,也是一种磨合的过程。我现在觉得,适当频次的抗挫折训练,长期来看,也许更利于整体的脱敏和契合。




也就是,上面那种朋友的观点。要趁早,进行彼此间的相互调教。




不过,我们落实的晚了,彼此有点积重难返,再加上用力过猛,矫枉过正,最终,和平分手。




分享这仅有的恋爱经验呢,我其实是想给恋爱中的读者们,做个观点参考,希望可以帮带来一点启发,能走的更远。




当然,关注我这个号的,大部分其实都是男性读者,占了70%以上。




作为男的呢,可以说作为一个舵手,适当借一些挫折,打磨下彼此感情的韧性,但是大方向上,一定是要做到包容的,我觉得这是男生起码的绅士风范。




并且在调教女朋友,适配自己之余。我觉得还应该尽自己的能力,尽量帮助女朋友,获得你能力的一部分,你的一技之长。即使后面分开,她也不会一无所有。




不管是什么关系,时间线拉的足够长,我觉得关系的转变是一定会发生的。



等我们普遍人均寿命100+时,也许,人生就有两春,也许一生,可能至少经历两段婚姻了。




有句话,叫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但是男孩子,一定不要怕做栽树的人。栽树的时候,就用心载。




话题扯远了,说回,说服这件事。




说服这件事,比较有效率的方法,其实和我前面说的找解决方案类似。其实就是针对对方已有的观点,找到彼此间的价值共识,进行观点逻辑的重新梳理推演。最终还是为了找到彼此间,对方认为合适,且对自己又性价比更高的选择。




打个比方。




老王,老金,都需要对方的A,B,C,D四样东西,那就需要一个,根据彼此心目中的价值权重,做估价,进行一个彼此妥协的过程。




如果,


在老王的价值偏见中,认为A=1;B=1;C=5;D=5;


在老金的价值偏见中,认为A=5;B=1;C=1;D=5;




那这时候,对于他们而言,A与C间产生的交易解决方案,就是一个最佳解决方案。而D是他们的价值共识的最优解。




一对一关系处理的难点,就在于需要一对一的,去深入了解对方的价值偏见,以及找到彼此间的价值共识。这是很耗精力的一件事。




但是越是亲密关系,越要尽早,建立起,彼此间的这种价值共识,这就是彼此间的通用货币。而价值偏见,就是彼此的需求互补,情侣关系中,就是磨合找最优解。




当然,一对一的关系处理,难点,不止一个。比如,还要尽量的,动态维持或者持续发现,这种彼此间的价值共识,以及高性价比的价值偏见最优解。




而这寻找的路径,其实就是逐渐说服的过程。

文:公众号, 金伟镖

欢迎打赏赞助,您的支持是作者最大的创作分享动力!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点赞(0)
打赏

本文由紫翠玉作者发布,商用需授权,非商用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zicuiyu.com/read/671/

本文 暂无 评论

回复给

欢迎点评

联系我们

站长QQ:

站长邮件: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