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红婵现象”背后的社会系统逻辑-运营-紫翠玉

“全红婵现象”背后的社会系统逻辑

全红婵现象”背后的社会系统逻辑

【十年贫寒无人问,一举夺冠天下知。】




1




“自此以后,果然有许多人来奉承他:有送田产的、有人送店房的、还有那些破落户,两口子来投身为仆,图荫庇的。到两三个月,范进家奴仆、丫鬟都有了,钱、米是不消说了。张乡绅家又来催着搬家。搬到新房子里,唱戏、摆酒、请客,一连三日。”




十里乡亲,瞬间变成了十里洋场,热闹非凡。




——无他,只因范进中举了。




今天,一个14岁的姑娘,家境贫寒、学习成绩不好、爱玩游戏。




这样的身份标签下,一定会被批评为“不学无术”的“差生”。




寒门学子,读书是唯一的出路,你竟然还玩游戏不好好学习?




假如这个14岁的姑娘,是个世界跳水冠军呢?


——那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2021年8月5日,在东京奥运会跳水女子单人10米跳台决赛中,14岁的全红婵夺得冠军,最终以总分466.2打破世界纪录。




一夜成名,举国沸腾。




天才少女,荣誉加身。




鲜花掌声、冠军奖金,都是全红婵应得。




全红婵本人没有“飘红”,全红婵现象、全红婵效应,却都跟着“飘红”了。



——这并不是什么好事。




图片




2




少有人知道的是,全红婵7岁便开始接受跳水训练,11岁就被输送到广东省跳水队,并且入省队当年,就斩获2018年广东省青少年跳水锦标赛3项冠军。




12岁,全红婵获2019年广东省青少年跳水锦标赛5项冠军。 




13岁,在2020年全国跳水冠军赛暨东京奥运会、世界杯预选赛,女子单人十米台决赛中,全红婵以437.75分的总成绩获得冠军。 




14岁,东京奥运会夺冠,打破世界纪录。




也就是说,从幼年开始,全红婵就是“种子选手”。




当然,这与她背后的努力付出是分不开的,所以网络鸡汤励志文大肆宣扬,“这是寒门逆袭的典范”。




朋友们,这是打破世界纪录的奥运冠军,努力固然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什么?


——是天赋。




我们中的绝大多数人,这一辈子都是没有机会去拼“天赋”的。




因此,反过来我们可以这样理解,全红婵是职业跳水运动员的“天选之子”。




全红婵现象,只能说是万中无一的“偶发案例”,这要是冠上了“寒门逆袭”的名头,怕是对寒门“伤害性太大”。




可是媒体的报道、社会正能量的宣传,永远需要这种“幸存者偏差”的罕见案例,来打一针鸡血,立一座丰碑。




——你看,只要努力奋斗,就能改写命运了。




那么多的寒门学子里,还能挑选出第二个全红婵来吗?




恰恰就是大写特写全红婵的故事,引发了一系列的社会系统逻辑问题出来了。




图片




3




全红婵夺冠后,说自己喜欢吃辣条,所以,她的家门口,收到了足以装满一卡车的辣条。




我连游乐园都没去过,也没去过动物园,奥运结束想去玩玩抓娃娃之类的游戏。 




今晚我要吃很多好吃的东西,现在我特别想吃辣条。




党媒官媒亲自下场,全红婵的愿望清单,全都“在线结算”。




但实际上,全红婵入行跳水、比赛拿奖,最大的心愿是什么?


——是挣钱给妈妈治病。




在得知女儿这个心声之后,全红婵的父亲很欣慰,表示“女儿懂事了,成熟了。”




我们今天一群大人,夸赞一个14岁的孩子,成熟了懂事了。




你说,这是我们这群大人的“幸运”,还是这个14岁孩子的“不幸”?




因为夺冠拿奖举国关注,有医院表示愿意免费给全红婵妈妈治病、甚至当地政府连夜给全红婵家“翻修捯饬”了一下,杂草都清理干净了,许多年没有见面来往的亲戚,一下子全都登门拜访了,网红主播也嗅到了流量商机,把全红婵的老家团团围住搞成了打卡基地...




黄渤说的是对的,“你在人生低谷时,身边到处都是自私冷漠的人,没人多看你一眼,你红了走上人生巅峰了,身边全是好人,这个问你累不累,那个问你口渴不。”




无论今天全红婵得到了多少褒奖赞誉、多少物质奖励,那都是她应得的。




我希望大家冷静思考的问题是,假如全红婵没有夺冠,假如全红婵没有跳水的天赋,假如全红婵跳水的天赋没有被教练发掘,假如全红婵今天就是一个爱玩游戏学习很差的普通家庭的14岁少女。




全红婵和她家人的命运,要如何改写?



会有医院免费治疗?会有亲戚登门拜访?会有一卡车的辣条零食?




全红婵现象背后的社会系统逻辑,仍然是社会传统陋习:


“按闹分配”原则、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得奖的孩子最受宠、名利场上万人捧。




那些老实的孩子、那些没有天赋的普通孩子、那些拿不到奖的孩子、那些没有关注度、没有话语权的底层弱势群体,有机会享受到这些“红利”吗?



今天,我们的社会系统运行法则,总是习惯性地用一个天选之子的幸运儿故事,去掩盖成千上万个“蝼蚁之命”的坎坷艰难。




这不是高尚的赞美,这恰恰是名利场上的虚伪。




图片




4




除了今天的全红婵现象,过往历史的类似案例中,出现过两次。




一次是“张桂梅现象”,一次是“周白龙现象”。




今天的张桂梅,已经是“闻名全国”了,各种奖项荣誉,她都得到了,当然,这些都是她应得的。




张桂梅“走红”之前的事,还有人提起,还有人记得吗?


大山里的女孩子,沦为“弃婴”,不被原生家庭重视,没机会接受学校知识教育,张桂梅认为,要改变这些女孩的命运,就必须办一所大山里的女子高中,把她们送进大学。




“让这个贫困人家的女孩子读书,不仅是改变她的命运,还可以改变三代人的命运。”




——张桂梅




从2002年开始,张桂梅开始为了筹款建校而四处奔波。




像“乞丐”一样,张桂梅开始往县城、往城市里跑,去要钱,5块10块的要。




5年的时间,从暑假到寒假,张桂梅整整劳累了5年,总共只筹到了一万元的款。




直到当选代表去北京开会,遇到了新华日报的一个女记者。




(因为裤子上有一个破洞,被女记者关注到了,了解了张桂梅筹款建学校的事。)




记者在了解到了张桂梅的事情之后,第二天发布了一篇文章——《我有一个梦想》,见诸报端。




事情一经报道,全国关注。




丽江市和华坪县政府,各拿出100万元,帮助张桂梅建校。




没有女记者、没有这篇文章、没有全国关注,张桂梅还要讨多少个“5块钱”,还要耗费多少个5年,才能有机会改写这一群大山里贫寒女孩的命运?



今天,张桂梅“走红”了,华坪女高“走红”了,我们是不是该拷问一下,那些没有记者媒体关注、没有“走红”的乡村老师张桂梅们和学生们,他们的命运,要如何改写?




我记得有一对夫妻,乡村支教近20年,男教师头发鬓白:“如果有一颗子弹飞过来,我都会替你们去挡,我说过,只要你们努力学习走出大山,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这对夫妻没有走红,没有全国关注,没有爆红流量,所以,他们的命运,谁来关注?




图片




湖南宁乡市边远山区。




乡村医生周白龙20年来,为当地贫困户、孤残老人、慢病患者免费送药1万多次,药品价值30多万元。




20年的日夜坚守,村医周白龙也曾想过要放弃。




“但村里有很多孤残老人和贫困户,我实在不忍心。”




送药20年的村医周白龙,在这个功利时代里,他的名字和故事,不配上热搜。




没有走红的周白龙,不被关注的孤残老人和贫困户,在眼下的这个社会系统逻辑里,他们成了被遗忘的人...




图片




5




很庆幸,今天一个全红婵跳了出来,改写了自己和家族的命运。




但是我们必须面对的现实是,现实世界中,还有更多的全红婵,她们是没有这种“天赋”机会改写命运的。




她们也没去过动物园、游乐园,也想要玩抓娃娃机。




非冠军选手,也应该被这个世界尊重;得了冠军退役后的昔日英雄,也应该有体面的“退役生活”;而那些没有天赋仍在努力的芸芸众生,也应该被关注被关爱。




40年的改革开放,可能过去一直都在追求“效率第一”,诚然,今天的生活水平和物质条件,都得到了极大的改善。




所以,时代的功利性突显至此,我们也是时候该静下来回头看一下“兼顾公平”了。




唯冠军论、唯奖牌论、唯名利论、唯流量论,这个过于功利的社会系统逻辑,也该改一下了。




我们最终的目的是实现共同富裕,社会主义的本质是消除两极分化,所以,我们应该让更多的“全红婵”,感受到社会主义大家庭的温暖,不是吗?



14岁的天才少女全红婵,未来可期,恭喜夺冠。




也祝愿更多的非天才选手“全红婵”们,能够被这个世界温柔善待。

文:公众号, 林孤小姐

欢迎打赏赞助,您的支持是作者最大的创作分享动力!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点赞(0)
打赏

本文由紫翠玉作者发布,商用需授权,非商用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zicuiyu.com/read/328/

本文 暂无 评论

回复给

欢迎点评

联系我们

站长QQ:

站长邮件: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