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毅“一路向西”,将“错误”进行到底?-运营-紫翠玉

侯毅“一路向西”,将“错误”进行到底?

侯毅“一路向西”,将“错误”进行到底?

“盒马邻里”吹响冲锋号。




三个月前,在上海、在北京、在武汉,在一线城市近郊,超百家“盒马邻里”自提店火速落地,直到日前官宣盒马NB事业部成立,全国盒马邻里店已近400多家。




这是继“交棒”盒马集市后,侯毅在盒马内部探索的又一新业态,盒马邻里也被寄予厚望:




“盒马邻里将是未来十年,盒马最重要的业务。”



不过,“今日线上下单,明日到店自提”,“明眼人”看得出来:这不就是社区团购吗?况且,自提店模式,呆萝卜在2018年就已有尝试。




但言及盒马邻里与社区团购的区别,却是触碰了侯毅的“逆鳞”:




“盒马邻里不是社区团购,烧钱补贴没有未来。”



言之凿凿,似乎也暗示着阿里起步不久的社区团购业务。




今年3月,MMC事业群成立,阿里合伙人戴珊领军,主抓社区团购业务,并号称“阿里对社区团购的投入不设上限。”




曾带队盒马集市、却中途“下课”的侯毅,依旧是“意难平”,再谈起社区团购,他表示:“(社区团购)只会烧钱,是电商创新能力的倒退。”




同一屋檐下,两股力量却看似在“台面”上剑拔弩张。




火药味渐浓,却发生在内部,盒马邻里如何探索前路?而放之于盒马系,一路跌跌撞撞创新,又遇社区团购“猛攻”,未来路向何处?




“邻里”背后




“NB事业部以盒马邻里服务站为核心产品,从城市外圈和郊区做起,并复用盒马供应链、商品力、物流网络,提供‘今日下单,次日自提’的自提店服务。”




内部信中短短一句话,交待了盒马邻里的模式和优势。




如果再详解盒马邻里的经营模式,无外乎:店面面积约30-40平米、每日8点到22点自提、店内不售卖商品且不积压库存、平均客单价30元、远离菜场且靠近社区……




模式接近社区团购,差别也同样明显,例如自提店先期采取自营模式、客单价远高于多多买菜和美团优选等平台。




无论差异何在,侯毅更是在内部给予“盒马邻里”高度评价:




“这是盒马的民生工程。”



内部高度认可、盒马邻里也拿出了应有的扩张速度:近三个月内门店数量超400家。侯毅还表示:“(盒马NB业务)已经验证了新模式的可复制性和可持续性。”




如此扩张速度,与曾经的盒马集市,可谓天壤之别。




今年3月,侯毅“下课”后,带队盒马系重新探索社区电商道路,他表示,在深刻反思后,和团队孵化了盒马邻里,并将其“迅速推进”“快速下沉”。




侯毅仿佛需要“盒马邻里”来为自己正名。




在MMC事业群成立大会上,交棒盒马集市的侯毅还曾心有不甘:“我觉得盒马集市已经做得很好,但集团没给我们足够的资源和时间。”




即便胸中憋着口气,但回顾往昔时,盒马集市表现惨淡。




去年9月,紧接着美团、多多,盒马优选(后更名“盒马集市”)成立,进军武汉,入局时间并不算晚;到去年年底,入驻三省的盒马集市,顺势杀入“社区团购光明顶”——长沙。




但这,基本是盒马集市在2020年的全部表现。




同时,美团优选在短短三个多月内完成千城计划、多多买菜招募第三方地推快速开团,相比之下,盒马集市仿佛“按兵不动”,四个月内仅入驻四省。




在单量上,湖北宜昌一位盒马集市BD就表示,自己下辖的团点共161家,但日单量仅182单,平均一个团点不足2单。




看到部分竞对平台的“大团长”,日销售额过千,他只能感叹:顶得上100个盒马团长了。




劲敌如千军万马般来袭,社区团购恐将颠覆传统电商、零售链路,在这场阿里“不能输的战争”中,盒马集市显然已经贻误战机。




叔可忍,婶也不忍了。




回溯“下课”之因,似乎早有先兆,侯毅曾公开表示:“今天大家看到的,一定不是未来最终模式。很多人占据了社区团购的某种交易形式,其实这些不值一提。”




如今,和社区团购有千丝万缕勾连的“盒马邻里”起航,似乎是肩负起盒马系对社区电商的探索,以及对汹涌澎湃的社区团购的抗衡。这也是盒马系的使命。




但盒马系又能否“扛旗”?




盒马往事




去年9月,盒马CEO侯毅首度公开透露,北京、上海两地门店,已经全面实现盈利,线上销售额占比超过75%。




但这一场全面盈利,是盒马鲜生“奔跑”四年的结果。




2016年,马云首度提出“新零售”概念,侯毅领军的盒马鲜生首店落地,其后两年,盒马系俨然扛起阿里的“新零售”大旗。




在内部,盒马鲜生更是被誉为阿里新零售的“一号工程”。




“一号工程”背后,盒马鲜生狂飙突进,在2016年-2018年共开出110家新店,并且探索了盒马小站、盒马mini、盒马里、X会员店等近十余种业态。




最多一年,盒马系共开店197家。




巅峰时期,盒马鲜生成为传统商超转型的样本,商超企业参观学习必来盒马鲜生,而阿里掀起的“新零售”之风,也引得京东、永辉超市等企业快速跟进。




盒马抗鼎,新零售革命蔚然成风,但盛名之下,是否也“其实难副”。




最早期,盒马鲜生以“波士顿龙虾”为单品爆款,结合精致化的内部装修、“只接受支付宝”的交易方式,以及线下配送到家服务,在一众传统商超中“鹤立鸡群”。




四年前,盒马鲜生可谓一大“网红IP”。但入局者众,效仿者不断发现,走盒马系的道路,只是“披着互联网的皮”,内核依旧是传统零售。




新零售的“新”,新在互联网化、数字化,即前端的数字支付、线上线下结合的到家服务,互联网公司将其变得更为便捷、高效。




但零售革命绝不止于此,新旧零售之变,变化根源在于效率,表现形式之一是通过更少的流通及采销环节,实现同等或者更高的产出,例如各家生鲜电商尝试的源头直采。




照此衡量,搭载多项数字工具的盒马系,很大程度是改良式的创新。




改良式创新并非错误,但在阿里新零售的“豪赌”之下,中小玩家哀鸿遍野,巨头也是一地鸡毛,身扛大旗的盒马系,也是跌跌撞撞坚持到今日。




最终为新零售赌局“买单”的,依然是盒马系。




经历过2018年的开店高峰后,盒马系显现颓势,据新华都转让新盒科技(福州盒马)的公告显示,2018年盒马在福州亏损5883万元、仅2019年上半年就亏损4044万元。




2019年开始,盒马鲜生首度关店,昆山新城吾悦广场店停止营业;继而,盒马鲜生关闭苏州部分门店、退出福州市场、暂停深圳市场……




2020年的两城全面盈利,或许也是巨亏门店关停后,“勉强”实现的。




不止大店业态,盒马在2020年曾将盒马mini(小店模式)作为重要战略之一,计划开店50家。但最终成绩单是:2020 年底,盒马 MINI 仅开出 14 家店。




到2021年,盒马试水的前置仓模式“盒马小站”已被迫关停,“因为账永远算不过来”,反观叮咚买菜、每日优鲜,两家前置仓明星企业,已经接连上市。




盒马系往事“不堪回首”。




究其原因,在线上线下结合的数字化改造中,供应链效率是否全面提升?在开店重投入之下,前端销售规模能否带动毛利率提升?亏损之中又遇外敌,盒马系该如何应对?




问题重重,但盒马系创新并非仅停留在“数字化场景改造”上,在供应链端,盒马鲜生亦在推进产地直采。2019年数据显示,盒马鲜生的直采生鲜比例达到三分之一。




不过,四年多过去,盒马系走“重模式”的路线,供应链优势并未得到全面施展,而烈火烹油的社区团购,却在短短时间内覆盖全国,日单量突破千万件,并持续深入地改造供应链。




一时间,两种模式对垒,可谓是“火星撞地球”。




“以我为主”




互联网巨头力出一孔,社区团购烈火烹油。




在“中心仓-网格仓-团点”的仓配链路下,社区团购的履约成本大幅下降。有研报显示,日均单量1000单的前置仓单票履约成本约11元,即时配送单票履约成本约7元。




社区团购的单票履约费用,仅有约0.97元。




对比前置仓、即时配送,社区团购仓配全链路几乎都是“开放式”:中心仓是租赁专业的物流园区、网格仓采取加盟制、团点则是签约成熟门店。




网格仓和团点均采取分佣模式,但部分平台会收取网格仓保证金、团点佣金目前甚至低至3%左右,各仓配环节的成本被大幅压缩。




最关键的,社区团购这一遭,全面采用“社会化协作”模式,仓库、货运司机、BD等闲置资源被充分调动;协作方式不仅降低平台成本,更是迅速提升平台规模。




“往年一个月才能卖完的货,在社区团购上一天就能卖完”,有供应商表示。




短短不到半年,新三团快速覆盖全国千城,日单量破千万,这其中不止是巨头“水银泻地”般进攻社区团购的原因,也是“社会化协作”打下基础。




因为“社会化协作”模式,网格仓、司机、团长,超百万人在社区团购链路中奔波。




相比于开创式的社会大协作,盒马系却一直在走“以我为主”的老路,从供应到仓配几乎全链路自营,即使盒马邻里将开放加盟,但也是“交易额分佣”的传统老路。




自营模式可以全链路把控,但以我为主的盒马大店,投资大、覆盖率有限,即使是主攻下沉市场的盒马mini小店,同样因为自营执行难度大、扩张缓慢,最终难以为继。




“以我为主”的传统老路,与“社会化协作”的社区团购对撞,后者在规模、速度上以摧枯拉朽之势“碾压”盒马,不仅深耕下沉市场,如今也开始进军京沪等超一线城市。




而盒马系,仿佛在“错误”道路上越走越远。




在侯毅的内部信中,对“盒马邻里”模式有这样的阐释:盒马邻里服务站将全面利用盒马这几年建立起来的直达产业端的供应链优势、持续创新的商品力优势、高效的四温层物流网络体系……




一切,仍是“以我为主”。




即使社区团购如今已是如火如荼,侯毅的看法却依然不变,他认为:




“靠价格补贴形成的优势,能补贴一辈子吗?今天很多人都问怎么和社区团购竞争,我说不用竞争,它们都会死,让它们三年又何妨?”




传统与创新的对撞,火药味浓烈。




只不过,被侯毅视为“没活路”的前置仓,却已经诞生了两家上市公司;被侯毅多次批评“没未来”的社区团购,新三团正如火如荼地实验,甚至阿里也在发力。




且不论是否“打脸”,在零售业疾风骤雨般变革之际,侯毅还要“一路向西”?盒马系要继续“以我为主”吗?




再追问一句:难道侯毅当真要将“错误”进行到底?

文:公众号, IT老友记

欢迎打赏赞助,您的支持是作者最大的创作分享动力!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点赞(0)
打赏

本文由紫翠玉作者发布,商用需授权,非商用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zicuiyu.com/read/223/

本文 暂无 评论

回复给

欢迎点评

联系我们

站长QQ:

站长邮件: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